21美甲网  (2020-07-23 10:04:04) 评论关闭  14 
 文章评分 1 次,平均分 4.0
我们和一位在美国做美甲师的留学生聊了聊,发现这个行业充满折磨与梦想
我们和一位在美国做美甲师的留学生聊了聊,发现这个行业充满折磨与梦想
文/李卫华(日报记者)
第一次见到罗芷欣,是在一家明亮干净的美甲店里。她坐在美甲技师的高椅子上,扎着马尾辫,白口罩遮住了近一半的脸,只露出一双精心描绘过的眼睛,“我叫Cammie,”她说。
当然,最吸引人的是她的一双手:白,长,细,指甲上有立体的花纹和精致的水钻。
我们和一位在美国做美甲师的留学生聊了聊,发现这个行业充满折磨与梦想
芷欣的手
“这是毛衣纹路”,罗芷欣似乎发现了记者的目光,用英文跟记者说道,“很适合秋天和冬天,是我自己做的。”
在这家美甲店里,除了罗芷欣,其他员工都是越南人。美甲店店主是一个越南小哥,精明能干得很,常常穿着白衬衫扎着驴牌腰带,一边亲自给客人做指甲,一边捎带着监督店员的工作,赚钱监工两不误。
若真要说起来,罗芷欣工作的这家店刚开不久,在大波士顿地区还没有打出名气,而且价格也比其他店贵。不过因为店址紧邻波士顿大学,而且能做出其他店没有的美甲设计,所以常常有学生和教授光顾,生意十分红火。
用芷欣的话来说,她做的不单纯是简单的美甲(Manicure),而是指尖艺术(Nail Art)在店里,她是受顾客青睐的指尖艺术家Cammie,每周上一般上两天班,从早上8点一直工作到晚上10点,然后还要打扫店面。
在不上班的时候,她是东北大学商学院的大四学生罗芷欣,主修市场营销。
我们和一位在美国做美甲师的留学生聊了聊,发现这个行业充满折磨与梦想
芷欣的个人网站
很多在美国打工的中国姑娘会选择去做美甲,这早已经不是秘密。早在今年5月的时候,纽约时报就花大篇幅出版了纽约美甲店的调查报道。
纽约时报称,虽然美国有1.7余万家美甲店,但美甲店技师的待遇十分恶劣,不单工资和小费常被克扣,甚至还可能受到体罚。
这些技师多为新移民或非法移民,只会一点点英文。在最开始工作的几个月里,她们中的大多数人没有任何工资,只能单靠小费度日。在漫长的试用期过了之后,才会不到10美金的时薪。这些人里,有一位的名字大家极为熟悉:罗玉凤。
这些美甲姑娘们,白天坐在第五大道的店里,为光鲜亮丽的客人细细修掉指甲边的死皮;晚上回到法拉盛的合租屋,蜷缩在在属于自己的狭小空间里。
我们和一位在美国做美甲师的留学生聊了聊,发现这个行业充满折磨与梦想
法拉盛美甲姑娘的小屋
在距离法拉盛300公里的波士顿,做美甲技师的中国姑娘又是一副不一样的景象。
由于波士顿的华人跟纽约或洛杉矶比起来数量较少,美甲市场也不大,所以大多数中国姑娘进入美甲业多少抱着玩票的心情,不求靠它养家糊口,随手赚点外快罢了。她们的美甲事业,一般从朋友圈开始。
据两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波士顿大学学生称,在波士顿地区从事美甲业的中国女生很少在店里打工,大多都选择上门服务,每次美甲的价钱在15到40美金左右,一般以纯色的甲油或者Gel为主。虽然收入不算稳定,但胜在时间自由,如果积累了一定客源的话,每个月也能赚到不少零用钱。
“一开始做美甲就是随便玩玩,之后也没有做的很大,也没想过身份啊交税啊这类的事情,高兴就做,不高兴就不接工作。”其中一位女生说。
当然,这些姑娘中也有不少人把美甲当做事业。
以罗芷欣为例,她从11年开始做美甲,入行的初衷是因为暑假没有事做,便回国报了一个美甲培训课程,朝九晚五地上了三个月课。
在美甲事业刚刚起步的时候,芷欣不敢去给陌生人做,便在课余时间约熟悉的朋友们来做她的模特。“你们来我家做指甲,我不收钱,好不好?”据她回忆,因为技术不娴熟,最久的一次她曾经花了四个小时才帮朋友做好指甲。
慢慢地,好的口碑为她带来了很多客人。有的女生下班很晚,没有时间去美甲店做指甲,便驱车到芷欣家里来,这样也攒下不少客源。
我们和一位在美国做美甲师的留学生聊了聊,发现这个行业充满折磨与梦想
被杂志收录过的作品
芷欣持有绿卡,所以也在指甲店里供职,收到的待遇跟店的利益挂钩。之前她待的一家店生意很不好,单靠小费的话根本没钱赚。老板可怜员工,便给她设置了十余美金每小时的底薪:如果小费收入超过底薪,便只拿小费;如果小费少于底薪,则拿底薪。
但她一直有一个梦想:开一家属于自己的美甲店,店要干净明亮;定价不能太低,但要让每位顾客都能消费起;每个店员都要会做Nail Art;店里没有店员和店长的关系,大家都是指甲店的合伙人;有必要的话,可以上门为顾客做指甲……在畅想的时候,她的眼睛里闪着光。她向记者展示着自己的网站和名片,此刻芷欣不单是美甲姑娘,还是一名主修市场的学生。
自从芷欣跟越南朋友一起跳槽到这家新店,她的工作强度大大增加了。在暑假的时候,她曾经一周上班4天,由于天天和指甲油等等化学物品打交道,芷欣感觉呼吸越来越不通顺,她“赶忙去买了白口罩,天天戴着,才好了点”。
除了呼吸问题之外,她的还注意到了其他的问题。“因为每天涂指甲油都是一个姿势,有的时候早上起来的时候,会感觉大拇指动不了,要缓一会才能正常活动,”芷欣说,“不过这没有什么可抱怨的,每行每业都有职业病。”
另外,因为同事们都是越南人,交流起来也很费力。虽然大家没有刻意地排挤她,但每当周围人在用越南话交流的时候,芷欣都觉得他们在谈论自己,“我知道这是很自然的心理现象,”她说,“但就是没法不乱猜。”
她很想赶快开一家美甲店,“但是太贵了,一瓶OPI的Gel指甲油要十多美金,还没算上各种仪器和装饰。特殊的水钻,两小颗就要半美金,但是没办法,还是要买。”毕业之后,芷欣决定还是工作一段时间,然后再实现开美甲店的梦想。
在大多数话题上,芷欣表现得很豁达,“没有谁赚钱容易,”她摊手说道。不过作为一个二十出头的姑娘,在特定话题上,还是能看出她的女儿家的性情。在说到足部美甲的时候,她说道,“在店里就没办法了,老板让你做脚趾甲那只能做。但是我在家里都不给客人做脚的,去死皮的时候老皮像头皮屑一样到处飞,太受不了了,每次我都恨不得用口罩把整张脸捂上。”

我们和一位在美国做美甲师的留学生聊了聊,发现这个行业充满折磨与梦想

芷欣在咖啡店
说这话的时候,记者和罗芷欣坐在波士顿市中心的一家咖啡店里。外面下着瓢泼大雨,芷欣穿着灰色的针织衫,气定神闲地坐在靠窗的位置,栗色的长发从耳后垂下来,落在米色的围巾上。咖啡店放着悠扬的蓝调,芷欣双手捧着一杯咖啡,她上次做的花样已经卸掉了,现在指甲没有任何装饰,看起来格外清秀干净,怎么都不像一双戴着手套去死皮的手。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21美甲网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21mj.cn/info/25551.html

21美甲网
【付费咨询美甲学校与加盟开店相关】 【咨询热线:18532298879(微信同号) 联系人 :王菲】

登录

忘记密码 ?

您也可以使用第三方帐号快捷登录

切换登录

注册

建议使用QQ邮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