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资讯图片

荷兰博物馆变美甲店,音乐厅里开发廊,各行各业职业人士加入抗议

最近,在荷兰的博物馆里出现了以下一幕: 这项政策虽然规定博物馆、剧场、酒吧和咖啡馆不允许开门,但是理发师、美容师和健身房都可以正常营业。 所以他们想出了把这些活动与关门场地结合起来…

最近,在荷兰的博物馆里出现了以下一幕:

在梵高自画像的注视下,美甲师罗宾Robyn正在给她的顾客磨指甲。她装满底漆和抛光剂的工具箱放在同一张长桌上。

这个位于荷兰阿姆斯特丹的梵高博物馆Van Gogh Museum现在俨然是一个美甲沙龙的样子。

罗宾的行为是获得了博物馆馆长艾米丽·戈登可Emilie Gorderker的准许的。

这是荷兰各地几十所博物馆和其他文化机构发起的抗议行动的一部分。旨在抗议荷兰自去年年底开始实施的关闭文化机构的抗疫政策。

这项政策虽然规定博物馆、剧场、酒吧和咖啡馆不允许开门,但是理发师、美容师和健身房都可以正常营业。

所以他们想出了把这些活动与关门场地结合起来的点子,表达大家对政府决策“不一视同仁”的不满。

戈登可馆长认为,参观博物馆很安全,并且和大家去做美甲一样重要,“我们只是要求政策对各方能保持一致,并以每个人都能明白的方式制定规则,而现在政府似乎并没有做到”。

除了梵高博物馆,其他博物馆也通过行动响应抗议活动。比如有一些推出了所谓的博物馆健身课程。

位于海牙的Panorama Mesdag全景博物馆,邀请大家观赏荷兰最大的画作《谢维宁根全景图》,以“振奋精神”。

同样在海牙的Mauritshuis博物馆则提供实实在在的健身课程,这里有梅维尔Vermeer的著名画作《戴珍珠耳环的少女》(Jeune Fille à la perle)

还有东南部的Limburgs博物馆,开设了尊巴课程。

博物馆的工作人员本来没有班上,没法进馆,然而他们要是去参加这些健身活动,却可以正常进出。

本次抗议全荷兰一共有70多个地点参加。

也有各行各业的职业人士加入抗议,比如理发师们。他们在梵高博物馆向顾客提供理发服务,在音乐厅Concertgebouw的排练乐团旁为顾客剪头。

目前,荷兰的乐团可以排练,但观众禁止入场。

理发师米沙Mischa就说,关闭文化场所的决定完全是歪理。他认为超市能开门,而博物馆这种面积也足够大的场所为什么就不能开门呢。

而另一名美甲师玛丽安娜Marianna也表示,文化场所的开放对大众的精神健康很重要,她希望通过这次行动,能让政府明白这一点。她十一岁的女儿在这段封闭时期很沮丧,每个人情绪都很低落。如果没有这些文化场所,大家都不知所措。

这次活动所有的参与者都需要严格遵守防疫规定,进场扫健康码,保持社交距离,并且要戴口罩。

梵高博物馆的馆长在面对采访时说,她知道这样的抗议活动持续不了很久,肯定会受到政府压力而停止,但是不管怎么样他们都要表达出来,文化场所很安全,而且必须开放的观点。

前来参加活动的群众马克思·斯密特Max Smit也对此表示支持和合理。

荷兰现在总体感染率还是较高,不过根据官方数据,入院人数在持续下降。但是考虑到奥密克戎毒株的高传染性,政府不敢放松。

阿姆斯特丹市长芬克·阿斯玛Femke Halsema就警告大家,他不会容忍文化抗议活动,无论是什么新奇形式。

隔壁的比利时之前也针对政府对文化场所在疫情期间的关闭措施而爆发抗议游行。

荷兰这次抗议紧跟在餐厅和酒吧的抗议行动之后,不管是以最直接的走上大街呐喊游行的方式示威,还是以这种无声的具体行动来表明观点的抗议活动,都表明大众真的对不断卷土重来的严苛防疫措施实在感到筋疲力尽了。

21美甲网文章由网友发布,如侵权请告之。本文地址:https://www.21mj.cn/info/52969.html

作者: 秦芳影视化妆培训学校

秦芳影视化妆培训中心隶属于秦芳文化发展有限公司,坐落于北京八一电影制片厂内(总部)西校区、(北京市通州物资学院金融街园中园)(北京通州宋庄小堡徐宋路西街43号)东校区。北京电影制片厂内(分部),大同操场城西街(分部)广东广播电视台(分校)南京大学校区(分校)沈阳校区(分校)。【北京联系方式:13520486088 】【广州联系方式:13688871446 】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